我看什麼書前幾天,看李敖語妙天下,大師在說作學問的方法, 其實我很認同,大體上我也是以類似的方法來建立我的「知識庫」, 我最不喜歡人家問我一個問題了, 「你愛看書,那你是看什麼書?」 這可麻煩了 是的,大多時候,我一天看書是超過六個小時的,(近十年,這一年沒有) 但,我不是「愛」看,才看的,對我而言,閱讀書籍,是我「鍛練」自己大腦和 心智的練功,我就像塊鐵一樣,而書,前人的智慧,或是一堆的垃圾文章,就像 是一座的鍋爐一樣,我將自己的大腦和心智,在一個個爐中燒, 將自己的心智,鍛打成利刃,希望自己的智慧能像「利刃」一樣, 面對重重糾纏的世象,能快刀斬亂絲,看穿真相, 像快刀一樣,一下就能切中問題的重心,不要治絲益棼, 這才是我不斷的看書的目的,看書是要將自己的心智,鍛練成把利刃, 能斬破一切困擾在眼前的迷霧,書之於我而言,是一座座的鍋爐, 不是娛樂用辦公室出租的,更不是為了打發時間才看書, 看書是在練功,練大腦長智慧神功。 這能對人說嗎?說了,人家當你是臭屁,不說,又得味著良心,找個理由來掰, 所以討厭人問。 就我而言,看書是那本書該不該看,不是我愛不愛看的問題, 我看的書常常是我「不愛」看的, 一直看自己喜歡的書,就是一再的復製自己原來的思維, 我反而是越是看不喜歡的人寫的書,他的論點越是我討厭的人寫的書, 立場看我不同的人的書,越是有必要看, 這種書看起來最有益了,可以從另外的角度來認識一個問題, 要是被他說服了,也是自我的成長, 我就是從原來最恨李敖,存著這種心態,變成他老人家眾多的自命「私淑弟子」 的。要是還是說服不了我,證明他的論點有問題,自己在閱讀的過程中, 也可以建立自己的論述,這不是事半功倍嗎? 當然啦,也要寫的人的程度要高才行,基本上,我不太看活人寫的書,暢銷書, 要是沒有個三十年以上傳買屋播時間,經過時間的沙汰,我是不會找這種書當爐來練 腦,開玩笑,什麼都拿來練,這腦劍成寶劍前,都被玩賤了。 至於看什麼書? 我恨人家問我這問題,為什麼呢? 一個人問你看什麼書,就是想就你看的書來了解你這個人, 或是想和你做朋友,也可能是打探你, 就我而言,就和李敖大師說的,我是個滿複雜的人, 我看什麼書? 「我什麼都看啊!」 從最上流的,到最下流的,文學的看,哲學的看,歷史書也看, 小說愛看,詩也看,報導的書也看,政治、經濟、科學、文化、藝術、天文、 地理、連算命的也看, 經書也看,聖經、古蘭經、四書五經我都看,佛經也看了不少, 醫學的也看,中醫也看、西醫也看,圖鑑也愛看, 連「字典」「辭典」我也看。 漫畫書我也看,少年漫畫、青年漫畫、少女漫畫、限制級的漫畫, 連那些個LB漫畫我也看, 就連那些個「言情小說」我也照看,雜誌也看,當然, 寫真集(人體的)特愛看租屋。 有時候都覺得自己真沒「節操」,什麼都看。 你問我都看什麼書? 我怎麼回答?沒法回答啊! 告訴你,我什麼都看,人家當我怪人;騙人就找種書來說,也是騙自己, 幹嘛要有這罪惡感? 所以我討厭人家問我這種問題。 看書最重要的,是要披沙練金,能從一堆的廢物之中,找出所得, 才是讀書最快樂的時候。我連言情小說,都看出了心得了, 這才是最快樂的感覺,那種忽有所知的「悟道」,只有體會過的人才能言諭。 以前呢,是會像李大師一樣,會將資料一一保存, 可後來,我很快就放棄了, 那很花空間的,更何況,切切剪剪的,就不能賣錢了, 我又不是要當李敖,保存那麼多的資料做什麼? 反正一切隨緣,能留在腦中的,就是在,記住到那裡可以在找到就好, 不能的,就賣了它吧,這樣還可以製造新的空間, 書要多了,你就會懂那種提心弔膽,怕著火的不安感。 我看書的習慣,是屬於很壞很壞,眼科醫生一定會租屋網罵,小孩子不要學的那一種, 就是, 我是「躺著看的」。 沒法,這是種習慣,不躺著看,我無法專心,那要畫重點怎麼辦? 當然是折起來,之後再畫, 我是將書分成要「手動」作業,和「腦動」「心動」作業來分的, 看的時候,也是分開, 先躺著看,那些部分是要畫重點的,或是整本都要畫的,就坐著看, 但真要專注看的,還是得「躺著」,不「躺著」,我無法專心看, 所以看書的時間,一半是躺著的,一半是坐著, 往往躺著時,才是專心的時候,坐著時,往往只是「手工作業」, 這也有個另外的好處,就是練就很強的腕力和臂力, 一拿就是一兩小時,這樣對著天花版看著書, 沒力都練成有力了, 想當年,我還能將瀧川資言注的「史記」,就這樣看完, 知道那本書有多大的人,就知道我的腕力被鍛練的多大。 不過久了,都有病了,這幾年手關節都有點毛病了。 說實話,看書,就我而言就是在披沙練金, 什麼書都一樣婚禮顧問啦,只是糟粕的多寡罷了,有的書多,有的書少, 有些書,你就算只看懂三分之一,這三分之一,也可以改變你的大腦, 讓你成長, 有的書,就算你看了三十遍,還是一點成長都沒有, 若是只選自己愛看的書來看,喜歡的書來看, 要在視野上、見識上,智慧的鍛練上有所成長,是「難矣哉」。 不是在追求打發時間看書為目的,自然, 我看的書,常常不是我因為「愛看」,才去看的,而是「它該看」,我就會去看, 就算看了只懂三分之一,也比連那種看了三十遍,開開心心的書有益的多。 當然啦,我也是有拿來「消遺」而看的, 所以,我常看漫畫。一方面,可以從文字介面,轉移以圖畫介面的表達, 讓視覺舒坦一下,另一方面,其實很多的漫畫,內容也是很有料的。 看漫畫,有時長的學問還不少哦。 一般而言,會給自己分進度,這個月要看那些書, 分什麼時期前看完,那些書,是有必要重看一次的,那些書,要動手去好好婚禮佈置手工 作業的,這都會分配得當。 看書就我而言,是一種腦袋的練功,將心智放在不同的爐中鍛練, 不是拿來看著玩的, 這種目的,能跟人說嗎?說了,誰不把你當妖怪,要說,又得說謊, 所以,我最討厭人家問我這個問題了, 「你都看什麼書啊?」 這不是要我再一次的精神掙扎嗎?要我有罪惡感。 (其實李敖大師,在說有關網路上的資料時, 就讓我想起當年我上網的目的, 我是那種死也不趕流行的人,照理說對上網也不會有興趣的人, 可我知道有網路時,我可是馬上就想要上網的, 因為我那時候看到個新聞,大英圖書館,要將它們的館藏上網, 我就想,哇靠,這不是太好了,不是能看「白書」了, 我之所以上網,就是想看「白書」, 你想,能這麼白看,加上下載資料,這多省錢,又省空間不是? 有電子書多方便啊? 可我很快就失望透頂了,原來所謂的上傳,就只是上傳書目, 告訴你館藏有什麼,這什麼玩意嘛,我能會場佈置跑去借嗎? 國內的網路書館,也是一個樣的, 這失落感,真是難以以言語說出啊, 後來呢,發現大陸同胞好人真不少, 大陸上的網站,有很多的看「白書」機會,將許多的典籍, 都打成網路版了,我就一一下載,在印出來白看書, 整本「論衡」,我就是這樣白看完的, 可,只有幹過同樣的事人,才會知道,這其實有多蠢, 「墨水匣」可是貴的很的,印完一本書,大概就得用完一個, 加上紙錢,根本就比去買一本還要貴, 所以李敖大師說,很多人是下載印來看,很明顯的, 他沒有去操作過,沒人會這麼幹的,他搞錯了, 這很比買書還要貴,我可是有很慘痛的經驗,後來連印表機都因為我幹這種蠢事 壞了,修理又費了一堆功夫, 加上,保存不易,一大疊的,後來都扔了,就不再幹了, 很顯然的,李大師是不了解實際上網路資料的使用困難。 後來,好,沒法印不是? 我直接盯著電腦看,不成嗎? 下載後,再一一放出來看,開幕活動用滑鼠來看, 很快就放棄了, 為什麼?快吐死了!盯著瑩幕看書,電磁波太強,眼睛、大腦都痛苦不堪, 根本受不了,於是,我上網看白書的美夢, 就此破碎,認命了。 此後,上網就我而言,就成了為了滿足「我弟弟」的需要而存在, 上網就是四處打獵,看能下載些什麼,我弟弟他需要的食物, 就是我的「小頭的精神食糧」, 我的大頭的精神食糧,還是得去買來、借來、租來滿足, 上網,大多是為了「弟弟」而上,「弟弟」啊!我還真是「疼你」。 要不就是看點新聞,找點資訊,買賣東西, 對我的原始目的,「看白書」而言,從此完全破滅, 上網閱讀,真的是十分痛苦的事,看圖片、影片是不會啦,看「字」就真的痛苦 不堪了,李大師不常上網,搞錯了,上網看文字,那有多痛苦啊, 下載來看,成本比買書還要貴,他老人家沒有實際操作的經驗, 將上網將資料放到「大腦」中的過程,想得太容易了。 最容易讓我入迷的澎湖民宿一個網站, 除了我弟弟他最愛的獵場網站之外,就是維基百科了, 曾經就這樣一查再查,一再聯結,簡直就是上隱了,就這樣看了四個多小時, 結果呢? 又吐了,頭、眼睛簡直要痛爆了,這個網站,對我來講, 有著無法自拔的吸引力,每次一上,就好像是被黏住了, 每回都折磨的我想吐。 簡直太恐怖了,一直聯結一直聯結,簡直看不完,一看就入迷, 讓我又苦又喜的矛盾網站。 李敖大師對網路資料的眾多雜亂的批評是對的, 可是他說下載來看很方便,我想他是弄錯了, 那比買書還要貴,弄不好還要弄壞印表機,墨水匣是很貴的, 沒幾個人會這麼做的,在網路上看, 那要有很好的「抗電磁波」的能力才行, 我可是親身體會出來的,網路找資料很容易,但要看這些資料,可不簡單啊。)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情趣用品
創作者介紹

Cate

qw68qwdtb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